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养生 >

陈忠实白鹿原 陈忠实白鹿原创作背景揭秘 陈忠实对白鹿原的评价

时间:2019-11-26  来源:立春躲春养生

  《白鹿原》作者,知名作家陈忠实因病去世,享年73岁!万幸的是他笔下的人物活了下来。一生耕耘陈笔翁,润的书香万卷长!陈忠实对白鹿原的评价,陈忠实白鹿原创作背景揭秘!

  有人说,陈忠实在写作《白鹿原》时,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价值观念。因此,导致小说中处处透露着矛盾。不少人物,让读者读了又爱又恨,不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因为这种矛盾的存在,不少论者于是罗列《白鹿原》存在的缺陷,竟然也有长长的一大串。

  认真读了作品的人,当能够发现,这种“缺陷”确实存在。我们时时为白嘉轩的正气感动,又时时为其“顽固”而生恨;我们敬佩朱先生的浩然正气,又为其在兵荒马乱年代的无能为力而叹息;土匪黑娃杀人越货,可谓礼仪文化的“逆子”,可是,这样的人在作者笔下却显得那么可亲,后来的黑娃“学为好人”,从朱先生读书,被朱先生许为平生“最得意的弟子”;同样是黑娃,摒除一切恶习之后,却被冠以曾经残害群众、围剿红军、杀害共产党员的罪名遭枪决,那与他共过无数次患难的兄弟――共产党员鹿兆鹏此时却未适时出现。

  通读《白鹿原》,时时可看出类似的“矛盾”存在。但,这真是模棱两可,不知选择的矛盾吗?我以为未必如此。

  大凡深刻的作品,总是能写出人性的丰富,历史的丰富,文化的丰富。这一点,《白鹿原》做到了,而且做得相当出色。这诸多的丰富性,体现在《白鹿原》中,正是作者这种类似“矛盾”的模糊叙述。

  我们看时下的商业片,往往看过即忘。即或当时为其中英勇无比、无所不能的英雄闹得热血沸腾,过后却是一片空虚。因为,当下的许多商业片,只迎合了观众某一方面的需求,将主角塑造得高大挺拔、帅气十足、文武双全。然而,虚幻终究是虚幻,真实的人生,真实的生活显然不尽如此。

  《白鹿原》显然不是这样,它里面的人物大多可说是“圆型”人物,性格丰富,经历复杂,可供读者从多方面加以解读。正是这种多方面的可解读性造就了《白鹿原》丰富的内涵。追根究底,这一切却渊源于作家陈忠实的文化价值观的“矛盾”。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爆发,使中国的传统文化从此走下神坛。西方的政治、文化、经济,作为可足效法的学习对象,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成为中国人学习的榜样。民主、科学取代了四书五经,“三民”、“共产”取代了忠孝节义。帝王,作为一个神圣的标志,从此成为历史;孔子,这个儒家文化的伟大圣人,也背上了“吃人”的骂名。皇帝被赶下台了,科举废除了,民国建立了,新式学堂成立了……变化不可谓不大,可是,我们血液中流着的祖先的遗传,真的就这样一刀割断了么?那被称为“封建糟粕”的传统文化,真的就毫无可取之处么?“现代”难道真就那么美好?科技果真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专制是否真的随着皇帝的远去而远去?那些革命先烈真的能够万古流芳?……

  无数的问题,无数的解答。可是,答案不会圆满,这些问题也只能像屈原的《天问》一样,成为永远的设问,引人思考,却不能给出标准答案。

高明的教育当能够培养健全的人格,而不只是单调的业务素质;高明的文学作品也当能引起人的几分怀疑,几分思索,几分冥想。至于有没有标准答案,那倒是次要的了。一个不愿哈尔滨癫痫病专治医院思考的人,注定平庸。一个不愿思考的民族,注定不会伟大。

  伟大的作品绝对要能“引人思考”,《白鹿原》之所以被越来越多的人称为“史诗”,除了其时间跨度之大,反映生活、历史画面之广外,文化取向上的矛盾性也是一个主要原因。这种“矛盾性”在有些论者眼中称为小说的缺陷,在我觉得则不然。

  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的一个事情内,文学受制于政治,作家只能按照既定的政治方针去弘扬什么或批判什么,从而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虽然改革开放后,这种管制已经日渐放松,但依然无形存在,为作家的创作设下一个个禁区。于是,不少作家在作品中明确地歌颂,明确地批判,然而,越是明确,作品越显得浅薄。当然,还有不少作家不问政治,只关风月,写出的作品也不过是一些普通的悲欢离合罢了,深刻即算不上,伟大更不用谈。

  《白鹿原》显然不是如此。从作家对朱先生、白嘉轩、鹿兆鹏、黑娃等的塑造上,我们可以看出,作者的叙述情感是相当复杂的。以朱先生为例,作为儒家文化的代表人物,朱先生几乎可说是一个圣人,一个完人。他未卜先知,淡然世事。在国共内战的纷乱世事中,他与几位老先生潜心编撰县志,不计得失。可是,当日寇进围关中时,他怒发冲冠,主动请缨。然而,一腔热血却无处施展,最终他也没能上前线。因为,国共合作此时又起纷争,蒋家正规军又忙着围剿共军了。曾经让朱先生自豪的鹿兆海,实际却非死于抗日战场,而是死于围剿共军的战争中。大敌当前,国将亡矣,两党兀自不能团结。朱先生伤心之下,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时代已变,世道已变。白孝文、鹿兆鹏都是朱先生的弟子,在他看来,却“都不是君子”。倒是迷途知返的土匪鹿黑娃,被他许为“最得意的弟子”。黑娃潜心读书,不断请教,朱先生这时却劝他不要再读了,读多了反而累。从陈忠实的叙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作家对朱先生倾注的敬佩与仰慕。然而,朱先生死后,白嘉轩再三慨叹:“世上再不会有这么好的先生了。”朱先生是一个理想,他死了,儒家传统的“仁义”也便随之而去,剩下的只是鹿子霖那样的无耻之徒。

  朱先生的死,宛如一个高僧的坐化,被陈忠实写得无比神奇。那是一个圣人的远去,天地为之惊动,铺天大雪是老天在为朱先生送行。雪过初晴,白鹿原上一片耀眼的白,朱先生的精魂宛如那传说中的白鹿,消失在雪原中,留给人们无限的感喟和想望。

  然而,无论陈忠实把朱先生写得多么神奇,多么高尚,这个人物总显得有几分虚幻。正如白嘉轩感叹的那样:“世上再不会有这么好的先生了。”

  朱先生代表了一种理想,但这种理想已经永远逝去。“传统”终将远去,“现代”已经来临。过去的东西的确有很多地方可以批判,但并不代表“传统”就意味着“落后”、“愚昧”。在充满矛盾的叙述中,陈忠实实际上陷入了一种两难境地,这也是无数近现代中国人在面对社会的变革时曾经体验过的。而且,这种矛盾如今依然存在。对此的思考,在沈从文的《边城》、《长河》中就已做过探索。时隔数十年,这个问题依然困惑着中国人。然而,在大多数作品沦为商业化的模式写作和风花雪月的无病呻吟后,陈忠实的这种“困惑”与“矛盾”已经相当难得。

建国后的反右斗争,对中国知识界无异于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癫痫病会有那些症状,知识分子对政治与现实要么唱颂歌,要么避而远之,这使中国当代文学在相当长时期内乏善可陈。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新启蒙”运动使思想、文化界经历了短暂的繁荣。但九十年代的商业化浪潮随之袭来,“新启蒙”运动昙花一现便被边缘化。

  世界在变动,现代化逐渐来临。可是,很多未解决的问题,并不因现代化的到来而得到解决。这时候,不但是知识界,连中央政府也越来越认识到传统文化的重要性。中国的经济已经崛起,但如何在世界民族之林中保持独特的中华文化,依然是一个问题。而且,现代化过程中产生的许多新问题,仍然需要我们去向传统中寻找智慧。这时候,重新去思考“传统”与“现代”的问题,便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白鹿原》问世,已近二十年。但它所探讨的问题在今天依然未曾过时。而且,它所描绘的中国近百年的风云变幻,至今仍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白鹿原》至今仍被众多研究者不断探讨,也被无数的读者反复阅读,并争论不休。不管如何,说到它时,无论是褒或贬,无论是论者或读者,在当代文学的众多作品中,都无法绕过它。也许,这就是“经典”的魅力。

  《白鹿原》的写作让陈忠实“落下了酒瘾”

  《白鹿原》初始构思时曾计划写上下两卷,每卷三四十万字,而完成的草拟稿是40多万字,迫使陈忠实对构思中的长篇大动刀斧的原因是复杂的,过程也是异常痛苦的。直接原因是1980年代中后期经济体制的改革已经深入到文化领域,出版社开始进入市场,自负盈亏,而文学也已失去了轰动效应,出版社竟传出某知名大牌作家的作品集征订数不足1千册,他的一个中篇小说集《四妹子》原定由中原农民出版社1988年4月出版,由于订数不足3千册,延迟至1989年才出版,而且要由作者自行销书以抵稿费,看着墙角捆扎整齐的千余册图书,出书的欣喜顿然消散,一种内心的压迫感让他觉得难堪、羞愧,自己那曾经颇受好评的小说竟然成了积压品。《白鹿原》成功后,陈忠实在南方一家书店签售,有一位读者拿着一本《四妹子》要他签名,他拿起来看了发现书上印着中原农民出版社,读者说是刚才在书店买的,他确切知道出版社并没有重印,书店买的显然是盗版,他什么也没有说,认真地为这位读者签了名。出版社的运营机制迫使他不得不重新思考《白鹿原》的创作,酝酿中的长篇人物众多关系复杂,需要上下两部才能容纳,每部30-40万字。他暗忖自己读书尚且不喜欢多卷本的大部头小说,更何况读者。另外,出于为读者的钱包考虑,买一本书自然比买两本节省一半的钞票,出版后销量也会好些。他断然决定写一部,字数控制在40万字。他重新对长篇的人物和情节、包括细节逐一斟酌考量,舍弃了某些可以舍弃的情节和细节,尺度是“合理性和必要性”。直到自己认为再无可删时,40万字还是装不下,看来只有在语言文字上下功夫了。首先,舍弃工笔细描的表现手法,索性放弃描写语言,确定以叙述语言为长篇小说的语言方式,40万字的长篇纯粹使用叙述语言,小说的可读性、准确性、形象性、趣味性等问题如何解决?要用叙述语言恰当准确地表述自己的乡村体验和对历史现实的深刻反思,绝非易事。他用“形象化的叙述”来表述自己长篇将要使用的语言方式,用文艺学专业知识解释就是要增强叙述语言的表现力,叙述语言缺乏表现力就会成为“流水账”或“生活流”有癫痫病能打流感疫苗,枯燥乏味琐碎,拖沓冗长,以至于让人读不下去或催人入眠。富有表现力的叙述语言是有张力的、灵动的、充满生气和动感的文字,它饱满充盈,余味无穷,具有吸引读者阅读的魅惑力。但如何获取这种叙述能力,他尚无十足的把握。

早在1981年,文学具有轰动效应的时候,陈忠实就思考过小说的可读性问题,即作品与读者的关系问题。这事跟父亲有关。那年春天,父亲被查出食道癌,因年事已高,不适合做手术,而接受中医救治,他将父亲接到了他工作的灞桥文化馆,减少了看病途中往返的劳顿。父亲很配合,不像儿女那般慌乱、忧心忡忡,他显得平静坦然,逛街,与人闲聊,兴致还不错。一天,父亲说:听说你写作都有些名气了,我还没看过,拿些给我看看。那时他的第一个小说集《乡村》还在编辑的案头,所以就把他发表过的短篇小说,包括得过全国奖和报刊奖的都端给了父亲。两天后,父亲把这些刊发有儿子小说的报刊交到儿子手上,说:“你还是给我找几本古书吧!”“还是《三国》、《水浒》好看。”他的心凉了半截,父亲并不喜欢他的小说,也不忍心伤他的自尊。他为父亲借了一套《明史》,父亲带上老花镜,坐着或躺在床上读着,除了吃饭上厕所,就那么读着。他明白他的小说远没有达到父亲的期待,意识到自己与经典的巨大差距。那一刻,在他的潜意识里就有了一个愿望和决心,平生一定写一部让父亲能读下去的书,后人愿意读的书,也就是“死后做枕头的书”。中国是宗法制社会,父子的关系很微妙,作儿子的总是特别在乎父亲的评价,《白鹿原》中的两个叛逆者黑娃和白孝文都先后跪倒在祠堂里祖宗的牌位前。

  为了锻炼自己对这种叙述语言驾驭的能力,他创作了《窝囊》和《轱辘子客》两个短篇,尽量减少人物之间的直接对话,每句话都力争使用具体形象的叙述语言,任何干巴巴的交代文字都会破坏语言的趣味性和整体风格。《轱辘子客》在《延河》发表不久,作协的几位同事都发现了他小说语言的变化,感到新鲜,觉得这种语言形态还不错。这无疑增强了陈忠实的信心。1988年夏,长篇创作的间隙,又创作了两个短篇《害羞》、《两个朋友》,继续自己的语言实践,在叙述中加入必要的、个性化的、富有丰富蕴藉的对话语言,从而缓解叙述语言长篇累牍给读者造成的阅读疲劳,增加文字的变数和动感。

  1989年清明前后,把3个孩子分别送进学校,料理完家里的杂事琐事,摊开稿纸,穿越时空隧道,他进入近百年前白嘉轩的仁义白鹿村,草拟时的激情与冲动淡了许多,他得静下心来重新审视自己创造的那个艺术世界,“沉静”、自信地写下了开篇第一句话:“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1991年腊月25日下午,陈忠实在纸上划上了6个圆点――“……”,那时还不到下午5时,南窗的光亮已经昏暗,窗外白鹿原北坡的柏树已被朦胧的暮色笼罩,放下钢笔的那一瞬,他眼前一片黑暗,木然地坐着抑或是趴在桌子上,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挪到沙发上,觉得两腿像被抽掉了筋骨一样,又软又轻。他点燃了雪茄,深深地吸了口,微闭的双眼沁出泪水,烟雾缭绕,难以承受的轻飘让他晕眩,收拾好稿纸,他走出屋子,走过小院,走下门前的塄坡,走在光秃秃的白杨甬道上,灞河川道里的冷气如针扎一般。顺着河堤逆水而上,原坡上干枯的树木荒草、粗糙模糊山坡塄坎在他眼里是那湖南癲痫医院哪里好样柔和,他就那样走着,伴着哗哗的水声,偶尔坐下来抽支烟,他觉得胸口憋闷想对着无人的原坡疯吼狂喊几声,却怎么也跳不起来喊不出来。终于,他点燃了河堤下的一丛风干的菅草,火借风力,噼噼啪啪蔓延开来,薄荷的香气、蒿草的臭气、杂草的瘴气混杂着水汽和湿气,弥漫在傍晚的空气中,呛得他双目泪流咳嗽不止,火苗窜着跳着,顺着河堤一路向东烧去……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骑自行车再乘公交车回到作协自家门前,敲开房门,开门的是他的妻子。他说:“完了。”她平淡地说:“完了就好。”

  近3年的时间,创作因各种原因几度中断,陈忠实也经历了诱惑、困惑、误解、烦恼等情事,但沉静专注的写作情态却稳定地持续着。路遥的早晨从中午开始,陈忠实的作息伴随着羲和的规律,清晨起床,捅开炉火烧开水,一杯热茶喝下便铺开稿纸,傍晚停止写作,到山坡或河边散步观景。但在写到田小娥被公公鹿三用梭镖捅死之后,他的生活规律被打乱了。傍晚停止写作后,白嘉轩鹿子霖或其他人物总是盘踞在他的意识里说他们的话做他们的事,挥之不去,他走到哪里他们幽灵般地跟到哪里,脑子得不到修整,第二天便无法进入正常的写作。他烦恼了一阵,发现下棋是驱赶他们的好办法,另一个办法就是喝酒,喝得飘飘忽忽,就解脱了。于是,他又形成了新的规律:傍晚停止写作后,以下棋或喝酒的方式将盘踞在脑海中的作品中的人物驱赶出去,次日晨喝茶铺纸,真诚地召唤和聚拢他们回到他的小书屋。让他颇感遗憾的是棋艺进步不大;以前从不喝酒的人却落下了酒瘾。

  1989年8月,酷热难耐,陈忠实曾在骊山北麓的一道黄土崖下的窑洞里避暑写作,约1周时间,他写作完成了《白鹿原》第12章,那是他的朋友青年作家峻里的家。其它的章节都是在他自己的小书屋中完成的。8月下旬到12月底,每周至少4次去作协开会,长篇的写作被迫停止。那年“六四”之后省上搞清查,有人向省委举报揭发陈忠实曾经坐在卡车驾驶室指挥了一次事关重大的游行。陈忠实未作任何辩解。组织正式通知他参加清查,在会上,他淡然地说:“当时的思潮,我要在机关也能参加游行,但我所在的地方在一个高崖下面,连收音机也听不到。”这一点,陈忠实倒是丝毫没有夸张,他家的电视机因为信号不好只能当收音机用,碰到足球亚洲杯赛和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涉及中国足球队的比赛,他这个铁杆球迷就得骑自行车跑七八里路到亲戚或熟人家里去看。

  那年月还没有VCD,陈忠实喜欢秦腔,电视机没信号,他不甘心,又花钱买了一台收放机,可以放录像带。晚上,他把买来或借来的录像带拿来播放,引得村人们前来观看,有时不得不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他对秦腔音乐越发着迷,白天创作间歇,一杯茶、一只烟,一段经典的秦腔唱段,在他几乎成为神仙般的享受。有趣的是,他还“培养”出一位超级戏迷,他家隔壁的小卖部里有位近门的婆婆听戏上了瘾,若是陈忠实哪天写作兴起,错过或忘了打开收录机或是收音机,收音机播放秦腔是有固定时段的,婆婆等不及,隔墙叫着他的名字,说自己戏瘾犯了……后来有位评论家说他在《白鹿原》的文字里读出了秦腔的旋律和节奏。陕西作家周�u璞曾经很不解地问过陈忠实秦腔有什么好听,他说我喜欢秦腔就像你喜欢豫剧、小青年喜欢流行歌曲一样,不需要什么理由,就是喜欢。

上一篇: 花王纸尿裤有辐射吗 日本花王纸尿裤官网

下一篇: 狗为救主人牺牲